【跟著斗哥友天下】她 是異於常人的藝人

【Live 互動英語報】內容生動且生活化,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,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! 【Mr.Play,不累 視視看】包含重要新聞、社群最夯話題、優質節目內容,讓你透過E-mail輕鬆觀看影音新聞。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 
2017/10/18 第4082期
 
精彩內容
 

心情札記 【跟著斗哥友天下】她 是異於常人的藝人
【青春名人堂】佐渡守∕我剛剛殺死一條生命
金玉涼言

 
 

 
心情札記
 

【跟著斗哥友天下】她 是異於常人的藝人
文∕張光斗/聯合報

古靈精怪的阿郎,或許因早早就跟著郎叔,在電視台裡穿梭巡弋,自然吸收了演藝大神所有的精華能量,日後竟然出落成一位出色的「異人」……

舉足輕重的郎叔

顧寶明與郎祖筠兩位戲精要在舞台上飆戲,若是錯過,肯定教人遺憾終生。大概聽到我的念叨了,阿郎主動來電,說是要幫我留票,雖然心中大喜,可還得保有自尊,趕緊回道,要付錢才成;阿郎大概在忙,沒好氣地駁我,沒票啦,只有她手中的公關票。我立即點頭如搗蒜,帶點諂媚地答道:「給我!我要!」

早早就盼著《接送情》上檔,如年輕時等著某部知名電影上映,有點失神,總擔心上檔的當天若發生大地震、颱風、停電等而喊停,那該怎麼辦?等真坐進國家劇院,看著序幕拉開,心中那股美孜孜的情愫,才歡歡喜喜地湧上心頭。

阿郎一人分飾三個角色:五○年代的醫院大小姐、國共內戰與夫分離的山東大娘、留美的英俊兒子(反串)。我跟著劇情行進,或笑或哭,尤其是上半場的最後一幕,寶哥飾演的老兵與結髮老妻在香港聚首的下一刻,再度分離,阿郎一口山東土話,將一位有情有義的老嫗情懷,絲絲入扣地演繹完成。等到中場休息的燈亮了,抹掉臉上淚水的同時,我心生感嘆,如果曾經當過阿兵哥的郎叔此刻也坐在台下,該會對他閨女的才情與努力,洋溢出多麼澎拜的驕傲與讚嘆啊!

阿郎的尊翁,大名郎承林,七○年代前後的電視台,所有的演藝人員、工作人員,沒人不知道「郎叔」這號人物的。

郎叔個頭不高,憨厚篤實,帶點肚腩;喜氣的五官,襯托著嘴角被檳榔染上的橙紅,有型;話雖不多,蘇北口音的腔調,應該是飾演私塾老師、忠心管家的最佳人選。

郎叔在電視台雖然位階不高,卻舉足輕重,任何節目,無論綜藝戲劇,只要臨時需要三輪車、臭豆腐、內包綠豆餡的麻糬……也只有他,郎叔,才得以在最短的時間裡找來。

古靈精怪的阿郎,或許因早早就跟著郎叔,在電視台裡穿梭巡弋,自然吸收了演藝大神所有的精華能量,日後竟然出落成一位出色的「異人」,從唱歌、演戲、主持、單口雙口相聲、編劇、導演……幾乎沒有一樣不會且不精;這不是異於常人的藝人,又是什麼?

我是念世新的時候,在台視打工做劇務,認識了郎叔。郎叔很照應我,有時我們一起上場,串演臨時演員,他總會將當道具的蛋糕、花生偷偷地塞給我。後來我出國,又回來省親,到電視台訪友,碰到郎叔,郎叔就抓著我的手臂不放,堅持要我騰出時間,想請我吃飯;我一來真忙,二來不好意思,總是拂逆郎叔的美意。但說也奇怪,後來跟阿郎熟了,還一起工作,每每想約阿郎小聚,她總有理由推託,不肯應卯,我於是跟阿郎笑說,她這是存心替她爹報仇。

憑著我與郎叔的因緣與交情,阿郎算是我的姪女。阿郎起先稱呼我為「斗叔」,後來大概覺得太正式,太有距離,乾脆改為「斗製作」。無論她叫我啥,我還真以這樣一位出色的姪女為榮。

才情過人的阿郎

阿郎曾經擔任過《點燈》節目主持人,有數年之久。後來電視台與我商議,希望節目能夠年輕化,最好讓更年輕的主持人來接棒。我拜託阿郎在密密麻麻的檔期中,勻給我兩小時,約了喝咖啡。老實說,要當著她面將換人的決定說出口,還真是件苦差事。我先是跟她說,有一回跟郎媽媽聊天,郎媽媽開心地告訴我,阿郎自從主持《點燈》之後,人都有點不一樣,變得更有耐心與愛心了,就算要篤信天主的阿郎去訪問郎媽媽親近的佛教大師,阿郎也一聲不吭地去做。阿郎笑了,她說,這是應該的啊,宗教本來就應該彼此尊重包容的。

等到迂迴了半天,實在詞窮了,我只好將來意和盤托出。阿郎很貼心,不但沒有任何不豫之色,反而立即像是轉換頻道似的,上山下海地聊些讓我噴飯的有趣話題。那一刻,我對阿郎起了恭敬心,她居然還顧及我的尷尬處境,避免讓我繼續難堪下去。

我對阿郎的才情,卻是念念不忘。

2015年,點燈籌辦「哥哥爸爸真偉大--向軍人致敬」演唱會,內容包羅萬象,有紀錄片、短劇、相聲、歌唱等,難度很高;我打了電話給阿郎,請她出任總導演兼編劇、演員、主持,她滿口答應,我剎那間吞下了數顆定心丸。

等到正式演出的當晚,中山堂的大幕要拉開了,卻因我們粗心的失誤,造成與會嘉賓的煩惱,婉拒了開幕致詞。我火燒屁股地奔至後台,將突發事件告知團隊。此時,阿郎就是那救世主,一肩將重任承擔下來,火速換了套適合的衣服,走至前台,以沉著的態度與謙和感恩的語調感謝嘉賓的全力贊助,不但立即緩和了當事人的不快情緒,隨後也應了阿郎的邀請,雍容和藹地步上了舞台,祝賀大會成功之餘,還帶頭呼口號,掀起了會場的第一個大高潮。

整場演唱會結束後,我一個箭步衝上舞台,用力地擁抱住我那出色義氣的姪女,激動到熱淚盈眶;阿郎被我害得眼眶發紅,那個瞬間,我相信阿郎是懂得我對她的感念與敬重的。

次年,「點燈--看見生命勇士」演唱會,向不畏挫折的身障人士致敬,阿郎依然是我最得力的大柱子,有她在,我高枕無憂,最麻煩的事情全都扔給她,她也照單全收。只可惜,今年的「老師我愛您」演唱會,因時間與地點決定太晚,與阿郎的舞台劇撞個正著,她每見我一次,都跟我說聲對不起。

我的確非常非常的幸福,不但擁有無數相同年齡的知交好友,就連較我年長,甚至如阿郎般的年輕晚輩,都能相交至深。感恩郎叔郎媽媽,把阿郎教得這麼好哇!

【青春名人堂】佐渡守∕我剛剛殺死一條生命
佐渡守/聯合報
記得高中的時候,因為從小喜歡動物,一心想念生物系,高一上生物課便特別積極,盼能獲得好成績。

當時有一堂解剖課,我們那組得到第一名,但老師還來不及向全班表揚,就見負責下刀的我已經縮在桌子底下哭了起來。

「我剛剛殺死一條生命。」我啜泣囁嚅著。在我認真專注於解剖的時候,滿腦子只有競爭、求勝,絲毫想都沒想牠是一條生命;等我意識過來,這條生命已經被我終結掉了。

年少的我,清醒後的戰慄恐懼無法抑止。這個經驗甚至造成往後遇到菜場販賣活物,我都撇頭不看;餐桌任何有頭有臉的食物(例如魚),也不敢下箸;和心儀的男生吃飯,他把魚的眼珠子挖出來送進嘴裡的剎那,我也當場崩潰走人。

也許我太神經質了。我承認自從這事霾上心頭之後,陰影面積就從未消退過;而當時的我心智不夠強壯,生物系這條路自然也沒有能力走下去。

前陣子我編輯一篇文章,裡面碰巧提到殺老鼠的問題,又讓我憶起高中往事。

我不禁思想,現下每當遇到「殺生」議題,總會有人循著某個思路無限跳針:「那蟑螂、蚊子該不該殺?植物也是生命,吃素也是殺生……」我想,暫且不談生命關係裡的遠近親疏,例如殺一個人到殺死蔬菜哪個比較痛等等,私以為,光是「除害」與「虐待」兩者的行為動機,就大大不同了。

撲滅鼠害是社會許多角落的日常,但虐待不是,也不應該是。台大動物醫學專家葉力森教授曾在一場演講中說道,社會上有許多陰暗人格,可能就發生在衣冠楚楚的人身上,甚至你我身上。例如他最好的朋友,童年最好玩的娛樂,就是抓一隻蜥蜴來,在牠嘴裡塞水鴛鴦,看牠跑跑跑然後爆炸。

再回頭看「除害」這件事。至少對生命來說,能否以最最底限給牠一個「好死」?以及,其實我們明明可以預先「防害」──將水容器清理乾淨,就不用殺蚊子;把甜食收好,就不用殺螞蟻;將裸露的食物或廚餘密封,就不用看到蟑螂、老鼠、飛蠅……哪怕你覺得這些低等生命不值一提。

我寧願相信對大多數人來說,殺生是痛苦、不忍卒睹的。要不然就不會看到有人虐待動物PO網炫耀時,引起那麼多人憤怒跳腳、挺身告發。只是我們需要時時保持的是,如何讓我們的良知耳聰目明,並警醒自己,不讓「凌虐的得意感」從人類傲慢優越的心裡浮升起來。因為我同樣相信,善意與惡意在我們的基因裡並存。

如葉力森教授所說:「很多時候,人們對弱者有很大的同情心,但反之也有強大的情緒,會將嫌惡、仇恨變殘忍。」尤其只要與人類利益相牴觸,其他生命就得被迫低頭讓路,而往往這一讓,就是拿生命來換。

金玉涼言
簡連焜/聯合報
得罪女友,心裡

難過;

得罪老婆,日子

難過。

 
 

 
訊息公告
 
 
 

 
運動風盛行 關節能這麼耗下去嗎?
「每一次激烈的活動如偶爾的一次登山、逛街太久等,都可能讓膝關節受到不可逆的傷害。」醫師提醒,運動是必要的,但必須循序漸進,並要有規律性,正確的運動與保養知識,才是保護膝關節最重要的觀念。

每天5分鐘 培養孩子英文閱讀力
每天5分鐘聽起來很簡單輕鬆,但是真的能夠確實執行的人恐怕不多,若爸媽能夠在孩子吸收能力最快的學齡前時期,為孩子每天安排5分鐘的英文閱讀時間,讓學外語對孩子來說有如吃飯刷牙一樣,是日常作息中必經的規律,不出半年應該就可以看到成效了。

 
 
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