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記憶藏寶圖】借兵記

這一刻,科技發展又有什麼新發現?和【FIND科技報】一起在無遠弗界的資訊汪洋中遊走,盡情挖掘新知識! 除了愛河、城市光廊外,高雄還有哪些好玩的地方?【KH STYLE高雄款】帶你瞭解高雄市吃喝玩樂好去處!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 
2017/10/25 第4087期
 
精彩內容
 

心情札記 【記憶藏寶圖】借兵記
【青春名人堂】葉子∕相遇
信任這件事很奇妙
金玉涼言

 
 

 
心情札記
 

【記憶藏寶圖】借兵記
文∕鐵杵/聯合報

我心裡明白,當兵只有兩件事最重要:好好活著、放假……

新訓結束的前幾天,有長官來寢室選兵。一位長官走到我面前,也沒正眼看我,便將我登記起來;不同的長官選了不同的人才後離開,一句話都不會多說。照理,被選中的會是爽兵,沒想到那卻徒增了我在軍中生存的難度。

出公差還是學勤務?

下部隊之後,我進入步兵連開始學習槍砲的拆卸與清理,但學習總會被打斷。「鐵杵,長官找你出公差。」連上每天都會接到電話,通知我去軍官連的辦公室報到,當時選中我的長官在辦公桌前等著我,要我用碎紙機銷毀一整個房間的資料。

一般都要日落之後才能回到連上,不但會錯過跟大家一起練體能的時間,晚間跟大家一起擦槍時,也會因為不熟拆卸被整隻手臂都是刺青的值星班長大罵。當然,不會有人幫助我,因為大家出操流汗時,我是有長官罩、被叫去吹冷氣的爽兵。

鄰床睡了一位掛著金鍊子、流氓一般的學長。我永遠記得那天早上,他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是:「有讀書了不起喔,跟我去後面掃地。」我回答:「是,學長。」

部隊的廁所內,四處都貼有專線電話,提醒我們不要憂鬱,有事隨時向上反應。但仔細想想,那是在營內有效,到了營外還是難說,我可不想放假時,有十幾個金鍊子在外頭等我。

「那邊還很髒,你瞎了嗎?」在這無人管轄的掃除區域,金鍊子與他的兩個跟班蹺著二郎腿,指揮我清掃他們負責的區域。其實,垃圾並沒有很多,就是一些落葉,跟他們抽完的菸蒂。

接著連上要跑戰備,軍官連也開始交付我重要任務;我既要操練,也要去辦公室辦公,實在是蠟燭兩頭燒、兩邊難做人。而軍官連竟然沒有職權能讓我免除一些連上的勤務。因此,我開始站哨,變成較多時間待在連上。

其實這樣也好,要是我都沒參與連上勤務,或因此讓連上弟兄難做事,他們只要趁我去辦公室時,稍微壓壞我摺好的棉被,或意外踢歪我床下的鋼杯,就可以整到我——多幾項內務不整,我就不用放假了。

步槍兵還是文書兵?

軍官連的長官發現我辦公的時間少了,便跑來連上督導,說是鍋爐保養不周,在整個部隊面前,記了連長幾個缺失。這導致我晚上被連長找去,威脅要我推掉公差。他手握官印,要我搞清楚假單上蓋的是誰的章,怒吼著:「你他媽是我的步槍兵,懂嗎?」

離譜的是,隔天軍官連的長官竟對我說:「我早就跟你的連長講好了,你他媽的是我們的文書兵,不要給我躲。」那是我人生中,首次接觸到互踢皮球的官場文化。

然而,究竟是口頭上講好的東西可靠,還是官印的效力可靠?我對長官說:「我想回連隊過正常生活……」他聽完氣炸了:「我每天費事打電話叫你來吹冷氣你不要,偏要去跟那群凶神惡煞操體能、擦槍、站哨,你很棒嘛。」

雖然惶恐但我心裡明白,當兵就兩件事最重要:好好活著、放假。我每晚離開辦公室都要回連上睡覺,半夜要是出了事,誰罩我?我當時還即將因為體能未達標準而被禁假。

而說到凶神惡煞,金鍊子學長有一次來接我的哨,竟突然打斷我的下哨程序:「停停停,過太爽是不是!」他嫌我做得爛,當場重新教我一遍。那可是大忌,在換哨時進行教學,等於崗上沒人,會使得營區門戶大開,若被高官撞見,肯定倒大楣。

大概是因為每天幫他那幫人掃地,金鍊子退伍前的最後一晚,將皮鞋擦到最亮的竅門傳授給我,在離營前對我說:「以後我們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了。」

幾周後,軍官連發了白紙黑字的人事令將我調去另一個連隊,卻只是換個單位借兵,困擾相同。我也查到,軍官連的編制只有軍官,沒有兵的缺。也就是說,不管換到什麼連,我的直屬主管只會是連長,假在他手上。

軍官連對我的「厚愛」,使我在放假時詢問父母,是否有在軍中找人罩我,他們則說沒有認識軍人。在確認沒有長輩的人情債要還之後,我的軍旅生活便完全依據連長的官印所賦予的遊戲規則進行,以執行自己編制內的勤務為主,有餘力時才會在不拖累連上弟兄的狀況下,經由連長同意,去軍官連的辦公室幫忙,直到安然退伍。

【青春名人堂】葉子∕相遇
葉子/聯合報
我是一隻貓。正確來說,是一隻剛斷奶的小貓。

媽媽不在窩裡,不知道跑到哪去了,最近她常常外出,一出去就是老半天。我剛剛學會如何走路,還走得不太穩,但我的肚子好餓,好想媽媽。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我爬出小小又黑黑的窩,往刺眼光線的方向走去。

原來外面的世界是這樣啊。我慢慢邁開步伐,雖然眼睛看不清楚,但看見雲,看見草,看見一棟一棟的房子,也看到好多咻一下就不見的車子。這世界如此吵雜,我的叫聲淹沒在人車的行進聲中,媽媽聽得見我嗎?我叫了好久好累,哪裡傳來轟隆隆的低吼呢?天空不見了,變成灰撲撲、黑沉沉的,一道閃光劃過天空,好大的聲響,我好害怕,我找不到媽媽。

一滴好冷的水打在我身上,又一滴,再一滴。不一會,大滴水不斷掉落下來,原來這就是雨啊!我很快就淋濕了,找不到哪裡可以躲雨,也找不到回去的路。我嚇得只能伏著任由大雨淋著,我的眼睛漸漸看不見前方,但大雨一直下,我愈來愈冷。

我想起媽媽的奶頭分泌出來的溫暖奶水,我想起媽媽不斷用舌頭舔舐我的身體幫我清潔,我想念媽媽暖呼呼的擁抱。我好冷。

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的,可我太虛弱只能軟趴在地上,有兩個人發現我,過來看看又離開了;有個孩子走來看了我幾次,又消失了。我沒有任何機會找到我的媽媽了吧!突然有一道光照向我,我以爲自己看見天堂。

我是一個男人,嚴格來說,快要當大叔了。

六月的花蓮天氣變化多端,早上還晴朗無雲,一過午後烏雲密布,下了整整幾小時的暴雨,像是上天要把這世界清洗乾淨。等到夜色昏暗,空空的冰箱逼得我必須外出覓食,開車繞了好幾圈,假日的晚上加上剛下過大雨,開著的店家寥寥無幾,終於找到一家蛋餅店燈亮著,還有幾個位置可以坐。停好車後,車邊跑來個小孩蹲在路旁不知道看什麼。飽食一頓,心滿意足往車子走去,遠遠看到有一對情侶也蹲在車邊說話,他們很快就走開了。我好奇跟上去看看,昏黃燈下黑黑黃黃的不就是個小花台嗎?但有個小小的東西會動耶。靠近看個清楚,是一隻全身濕透的小貓,整個身體貼在花台上,看到我來,抬起頭看了看我。

我花了三十秒拿出相機拍了幾張,街燈下濕漉漉的小貓看不出什麼花色。我找來一件衣服包住小貓,牠不斷發抖著,發出幾聲勉強的喵;我在車上找到一個小紙盒,挖了幾個透氣洞把小貓放進去,開車繞著市區尋找動物醫院,一家兩家三家統統休息,只好在寵物用品店先買些貓罐雞肉泥應急,不再耽誤時間,儘快把小貓帶回去。小貓窩在衣服裡不動也不爬,身體冷冷的,雖然說平常不能這樣馬上幫小貓洗澡,但是這回不同。把洗臉盆放水調溫不要過熱,幫小貓泡在溫水裡沖洗回溫。洗完澡怕受寒,用吹風機徹底吹乾牠的毛,我終於看清楚了,是一隻小三花,臉上有著天生像是睡不飽的黑眼圈。

我打電話給遠在台北的她,支支吾吾說自己又撿到貓了,還是在花蓮撿到的。下午的大雨這麼大,總不能把一隻濕透的小貓丟在路邊吧?

能怎麼辦呢?小貓已經洗好澡吹乾,吃了些雞肉泥在暖呼呼的被窩裡熟睡著呢。想起在台北的家還有四十隻貓,多一隻小三花應該負擔不會增加太多吧?

和小三花相遇的這一天是六月一號,「就取名叫小六吧。」男人一邊摸著熟睡的小貓,一邊溫柔說著。

信任這件事很奇妙
李之文/聯合報
不少人都玩過信任遊戲,閉眼往後倒,全心相信後面的友人會接住你。這般將控制權交在別人手上,你害怕嗎?

平時一個人在大街上移動慣了,眼睛四處亂看,腳步快慢隨意,遇到迎面而來的路人或障礙物,一個閃身,繼續飄移。

但這次的健走有些不同,朋友約了兩位視障朋友一起來,我們一人帶一位。和我一組的是第一次見面的翠玲,收起手杖的她,很難第一眼就知道是視障人士。我們簡單打過招呼,她將左手勾著我的右手肘,開始行程。我不時在心裡提醒自己,要扮演好「導盲犬」的角色,不只帶她走路,更要保護她的安全。

剛開始走得戰戰兢兢,速度不敢太快,反觀友人那組,已離我們有一段距離。「她們也走得太流暢了吧!」我說。翠玲於是提醒:「妳就輕鬆地走,妳走得愈自然,我就愈好走。」

好,那我們也來!她的手勾在我的腰與肘之間,感受我身體上下起伏或左右偏移,並隨之改變方向。平時與朋友勾手走路,難免遇到方向改變時的碰撞,但當晚三個小時的路程,卻一次都沒發生。

因為翠玲外貌與明眼人差異不大,又沒有使用手杖,我們就像兩個好朋友並肩而行。只是,路程中遇到人行道較窄的路段,僅容一或兩人通過,我們並排遇到對向路人,難免得承受一些不友善的眼神。此外,人行道上川流的自行車也讓我憂心,怕他們會在擦身時發生碰撞。

我將不友善的眼神和川流的自行車說給翠玲聽,問會不會造成她的困擾?她笑笑地回:「還好啦,反正我也看不到這些。」

這次健走行程是傍晚五點,從建國南路與市民大道交叉口開始,設定的「補給站」是通化街夜市。夜市裡路小人多,各攤位無不想爭取目光,對明眼人來說好不熱鬧,對我這個第一天當班的導盲犬來說,卻是凶器暗藏,一不小心就讓翠玲額頭撞了一下,還好沒見血。

這一撞,嚇壞我了,連忙問傷勢如何,她摸摸頭,口裡說沒事,接著安慰愧疚不已的我。

三個小時的相處,她不時問我前面是什麼路,旁邊是什麼店;最神奇的是,當我們經過捷運站地下道入口時,她知道我們正身處捷運站旁,她說,捷運站有種「味道」。

因為無法送她到家門口,於是在捷運月台等車時,我問她要怎麼讓她知道自己身處哪一節車廂?她開心地反問怎麼知道她需要這個資訊,「號碼是多少?」

號碼?

「在玻璃門上!」

451?

「對,就是它!」

原來,4是第四月台,5是第五車廂,1是第一個門。這下長知識了。

平時一個人在路上亂走,自以為已體感全開地感受城市,經過這次才發現,我還沒有認真感受過!

金玉涼言
巫秉瑋/聯合報
富人,

常花錢省時間;

窮人,

常花時間省錢。

 
 

 
訊息公告
 
 
 

 
老社區不老!年輕人入住大同、萬華多
北市大同、萬華開發早,發展較慢,一般人認為當地房老,人老,屋主也老。但官方一項最新統計顯示,兩區人口結構沒想像那樣老,二、三十歲年輕人占比僅低於內湖、南港,老年屋主占比也非北市最高。

貨車司機的「不左轉科學」?!
有個方法可以讓道路和高速公路對於車輛和行人都更為安全,那就是在駕駛人於右側行駛的國家禁止左轉。這可能聽起來很瘋狂,但優比速公司的駕駛員多年來都熟知這個竅門,現在經過研究證實,其他公司也紛紛跟進。

 
 
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