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起來築夢】青春有餘,愛慢有理

看電影怕白花錢?電影痴必看的熱門影評及趣聞迭事,【火行者電影精選週報】週週推薦精彩好片不踩雷! 房地產買賣不是一朝一夕的簡單課題,快訂閱【好宅生活家】幫助您了解房市脈動,打造快樂家庭!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 
2018/07/16 第4252期
 
精彩內容
 

心情札記 【一起來築夢】青春有餘,愛慢有理
【青春名人堂】陳芸英∕追尋全盲生活的美好

 
 

 
心情札記
 

【一起來築夢】青春有餘,愛慢有理
文∕廖宏霖/聯合報
由左至右分別為景玄、阿婆、宥儒和宥儒的弟弟,大夥手上捧著阿婆親手種植的瓜果。

採訪當天回到也曾是我母校的交通大學,好久不見的校園,來往的學生好像與十年前那群學生是同一批人,不禁有點感觸,或許人們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臨演,主角換來換去,但同一個場景裡的人事物,依舊青春正盛,在六月的大太陽下閃閃發光。

這次訪談的主角也是兩位青春閃耀的新鮮人,一位是交通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一年級的黃景玄,另一位是清華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的大一新生黃宥儒,兩位堂兄妹一起申請了2017年台積電青年築夢計畫,名稱叫作「藝起慢山城,農育興客庄」,團隊名則是「愛慢客」。

從生命經驗長出來的夢想

拜訪前,我仔細閱讀過他們的計畫書,封面畫著一頂像是LOGO的斗笠,斗笠上標示著幾個關鍵字:愛鄉、愛土、傳統文化、環保意識,對照著坐在我眼前兩位青春有餘的男孩女孩,這些關鍵字似乎有點不搭,倘若非常刻板地延伸想像,計畫書封面應是一個潮帽或潮T,漂浮著關鍵字如:數位、國際、藝術文化之類,更「年輕」一點的詞彙。因此,我心中冒出的第一個疑問,就是這兩人體內的老靈魂,究竟從何而來呢?

「有點緊張,我們之前沒有像這樣被採訪的經驗。」這是黃景玄坐下來的第一句話,黃宥儒則安靜地坐在堂哥身邊,微笑頷首,像是在贊同他。堂兄妹給我的第一印象,彷彿提醒著一個大一、一個碩一,他們是確確實實的「新鮮人」啊。初步了解他們的背景,發現有著類似成長經歷:從小住在苗栗南庄,來自一個客家大家族,求學的過程就是一個離鄉的過程,從鄉村到都市,從邊緣到中心。鄉下長大的孩子離開原鄉,前程似錦是眾人說得出來的期待,但是否就此將與家鄉愈離愈遠,變成過年才能回家一兩天的遊子,則是一種不堪明說的默契。

哥哥黃景玄在訪談中說了一個故事,讓我確認這個老靈魂的夢想其來有自。他說,國小有次國語考卷考量詞,在「一__狗」的空格裡,他填上了客家話慣用的「條」,但標準答案卻是「隻」;那張考卷他被扣了一分,原來的一百分成為九十九分。

當時還念國小的黃景玄無法理解,所謂的「標準」並不包括每一個人真實且獨特的生命經驗。而那永遠少掉的一分,在往後反而成為他的記號,提醒著他從何而來,由誰所生。

因此,提出「藝起慢山城,農育興客庄」這樣的計畫,也像是回應著「我是誰?」的提問,從生命經驗中長出來的夢想於是有了哲學的厚度。這對堂兄妹共享類似成長背景,也決心用自己的力量,一起為這片撫育他們的土地盡一份心力。

兩人觀察到南庄的「超高齡社會」現象,希望藉由藝術活動擾動並活絡社區,在未來打造一個「環保及藝術的慢活城市」。初期,他們先聯繫了國內幾個特色社區進行田野調查;中期則飛往日本,拜訪北川富朗辦公室以及越後社區、南三陸社區等地,實際踏查「大地藝術祭」;後期則盼透過在地素材與資源,創造融合當地文化的藝術品或造景,並策畫結合在地藝術、環保與美感教育的體驗營與相關活動。

選擇走一條回鄉的路

這次訪談他們分享了許多前往日本「見學」的新奇經驗。兩個人從蒐集資訊、規畫行程、聯繫拜訪單位、現場記錄等大小事宜皆一手包辦,在這看似瑣碎的訓練中,漸漸理解夢想必須透過一連串的碰撞與嘗試,才有與現實接軌的可能。

黃景玄說他剛開始聯繫北川富朗辦公室時,花了許多時間字斟句酌地寫一封英文信寄過去。一個禮拜後沒有回應,便再寄了第二封、第三封,可仍像對大海丟石頭,毫無回音。於是,他開始從身邊的朋友問起,明白夢想的實踐即便真如「投石問海」,也絕不要小看從自己發出,那如漣漪般的擴散效應。果然,過些日子,他們藉由來自另一個築夢團隊的資訊,得知「資策會」或能提供協助。主動加上一點點的幸運,兩人順利取得了一位在北川富朗辦公室工作的台灣人聯繫方式。

兩人以此為起點,規畫了東京代官山北川富朗辦公室、越後妻有社區以及南三陸社區的參訪行程。「其實,我在去之前並不擔心。」相較於哥哥的謹慎以對,妹妹黃宥儒多了一份隨興的態度,兩人一緊一鬆,在旅程中總能將意外轉化為收穫。比如,剛到新潟時,找不到預訂的鄉間民宿,語言不通的狀態下,鼓起勇氣詢問路邊遛狗的伯伯,一陣雞同鴨講後,小小的日本村莊也像過往極富人情味的南庄鄉下,鄰居帶鄰居,街頭問街尾,民宿主人很快便現身了。

此外,在越後妻有的行程中,他們也與負責整個大地藝術祭志工規畫的「小蛇志工隊」橫尾先生對談。目前志工隊的成員來自世界各地,但最穩定的支持來自日本當地的「回鄉青年」,這裡的鄉未必是「家鄉」,更多是指「鄉村」;藝術如何創造人們生活在此時此地的機會,讓鄉村的價值得以被看見,也是小蛇志工隊的成立宗旨之一。這樣的理念,剛好映照在這兩位來自台灣的年輕人身上,同樣作為「回鄉青年」,「慢城理想」最終的實現,也許不在增加多少實質的觀光客、塑造某種鄉村生活印象,而是更積極地讓在地的價值,透過不同的藝術形式回到生活之中,創造一種「回鄉生活」的可能。

或許,他們也會開始理解,一個龐大若此的在地藝術活動,之所以能維持這麼久,所需要的不只是藝術家的作品,更多的是一顆顆熱愛藝術與地方的心。對照於七月之後,愛慢客想要在南庄舉辦的相關活動,這次日本見學並不只是讓他們看見自己的渺小,而是在看見自己的渺小之後,還願意如同志工隊一般不求回報地付出,創造出一條屬於自己的回鄉之路。

【青春名人堂】陳芸英∕追尋全盲生活的美好
今日登場∕陳芸英/聯合報
我知道「盲」分很多等級,但直到最近才知曉,原來相識多年的他還有光覺。近一公尺處,他看得到我大致的臉龐,分辨得出我長短髮,說得出我衣服顏色,最明顯的,知道開燈、關燈;原來那時候他還有寶貝般的光覺。

然而,我知道得太晚了。這一陣子,他視力惡化,白天能見的光愈來愈少,以前看得到的範圍有如籃球大,逐漸退化成棒球大,再縮小只有乒乓球大;這劇烈的變化把自己嚇壞了,他心急如焚,到處求救。

得知訊息後,我心裡沉甸甸的。面對這樣的威脅需要多大的勇氣反抗?

他慢慢說服自己接受事實,並積極詢問「過來人」的經驗。

我想到幾位「過來人」,其中一位是按摩師,他也經歷過那忽明忽暗的歲月。在剩下一點點殘餘視力時,他想畫一幅曾祖母的畫像,將這世界上最疼愛他的人印在腦海。然而,每下一筆,他就因視力模糊找不到著力點,畫一個半圓形弧度的臉,著上眼睛,輪廓就不見了;點上鼻子,眼睛就消失了;塗上嘴巴,就沒有了鼻子……他的每一筆有如毛筆多沾了水將宣紙暈成潑墨畫,漸漸擴散無限大。他懊惱著,為什麼始終無法完成一幅曾祖母的圖畫?

現在的他生活忙碌,或者說生意很好,每日安安穩穩地打著手杖進出按摩院,心裡不再糾纏。

我還想到一位同事。他的視力在模糊與黑暗間擺盪時,常到淡水看夕陽,望著美麗的霞光,不知道什麼時候再也看不見這幅美景,他非常焦慮恐懼;直到有一天,他失去所有的視覺,卻如釋重負,不再苦惱,因為他解脫了。

他說,不再浪費時間想這輩子得不到的事,會努力珍惜目前所擁有的。

我曾與一位吹薩克斯風的全盲友人共進早餐,悠閒的氣氛中聊起他的居家生活。他說,獨自坐在客廳,會聽到外面的鳥叫聲,有時一隻有時兩隻有時很多隻;聽到一隻小鳥叫,感覺牠在唱歌;聽到兩隻小鳥嘰嘰喳喳,感覺牠們在對話。一個人的時候,他會跟自己對話,其實也希望別人接近他,因為他喜歡朋友。

他看不到後參與了很多活動,其中一項是視障路跑。跑步時,可以聽到各種不同聲音,聞到各種不同味道,尤其清晨,還可以感受難得的安寧。「在都市跑,感覺自己跑在世界裡了。」

近日我們聯絡時,他說想通了,每個器官都有功成身退的時候;至於下一步,他說,「前輩們」說,看不見的日子也不錯,「我要追求全盲生活的美好。」

 
 

 
訊息公告
 
 
 

 
一場世足賽踢破台灣電視黑幕
世足賽在MOD上熱烈轉播,吸引無數球迷目光,螢幕背後,MOD與有線電視的大戰,也因這場世足賽開始近身肉搏;這不只是用戶數的爭奪之戰,更將引發一場打破台灣電視產業沉痾、黑幕的驚天改革。

「惠台」對台青是口惠還是實惠
到底惠台三十一條在廈門落實得如何?提供哪些優惠?台灣年輕人在當地就學、就業與創業實況如何?對台灣又將造成什麼衝擊?記者實地深入採訪,為讀者提供完整解答。

 
 
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