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盡風月慾望背後的人性百態,《新金瓶梅》讀小說獨家連載中!

【or旅讀中國電子報】提供獨特多元的中國旅遊提案、文化觀察參照,讓你藉旅遊、深入生活之際,掌握其脈動。 【旗標電腦知識報】提供最完整電腦知識,數位影像、網路技術、OFFICE系列等,不論入門或進階,都找得到!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
2017/11/30 第 49 期 |  訂閱/退訂  |  看歷史報份  |   udn 讀小說

 

【本月焦點】新金瓶梅
【作家注視】文學烈士
【本月新書快報】相思成燼
【本月熱門VIP】新金瓶梅《限》
【本月熱門收藏】秦時明月
【免費作品推薦】誰主金枝
【活動回顧】 Trick or Treat,不讀小說,就搗蛋!
 
.歡迎到【讀小說粉絲團】,每天推薦給你精采好看的小說!

.到【讀小說LINE好友】找小編聊聊你最愛的小說吧!

【十一月份新書】幫你搜集所有強檔新書,更多好書就在讀小說!

讀盡風月慾望後的人性百態,《新金瓶梅》讀小說獨家連載中!
這是愛情,還是姦情?這是悲情,還是豔情?
一根小小的叉竿,讓世界頓時瘋狂。
於是爭寵爭鬥開始了,於是陷害陷阱開始了。
而這一切都有一襲華美的外衣,而這一切都有一個風雅的舞臺。
什麼對與錯,什麼是與非,全都失去了意義,
好一群顛顛倒倒的紅塵男女。

 
 

文學烈士

文學烈士,本名湯伏超,男,1966年10月生,中國(大陸)江蘇人。
著有詩集《向壞人致敬》,散文集《是我瞎了,還是文壇盲了》,短篇小說集《天才綜合症》,中篇小說集《浪子無行》和長篇小說《勃勃情欲》、《南非噩夢》、《野蠻成長》、《窮人該不該有夢想》、《新封神榜》、《新金瓶梅》等。
經典重寫《新金瓶梅》,讀小說火熱連載中!

 

相思成燼

楚寧

她無情,他無憶。當她好不容易對他生了情上了心,一闋相思引,前塵清明相思盡忘。不斬斷過往,你又怎願留在我身邊?

 

戰天淩神

七月天

天玄、蠻荒、九界的出現,天地即將迎來新的紀元。三年的約定,即將兌現。淩羽用自己的一生演繹成神的神話。

     

鬼王老公求帶走

蠟筆仙人

呆萌迷糊小女警遭遇腹黑絕美鬼王。查查案抓抓鬼。魑魅魍魎鬼怪神魔,哪個想做炮灰?

 

腹黑魔王的小萌妃

九源源

魔界入侵,身負振興狐界使命的狐小樣,在逃命途中砸中魔王,她看魔王貌美如花,忍不住強吻了人家。

     
國民老公約嗎/乖乖金   藥香逃妃/一寸相思
偷吻成癮:索愛365天/禾西   蘅蕪大陸/瞿家小九
光輝歲月/風火流雲   我是極品寄生蟲/羊泉

 
小編點評:雞排、珍奶、拉板凳,揪團來看這精采八點檔~

 

新金瓶梅《限》

再一次心跳/蘇上豪
代嫁萌妻:霸道總裁晚上好/幻永思
我的網店通仙界/關門打僵屍
最強護花小村醫/夢裏花落半秋
文學烈士

這是愛情,還是姦情?這是悲情,還是豔情?什麼對與錯,什麼是與非,全都失去了意義,好一群顛顛倒倒的紅塵男女。

 
小編點評:與天爭鋒,同天奪命!
 

秦時明月

虛無之神 /煙雨江南
死亡指令 /小紫夜
良秦擇穆:杠上法醫鮮妻/梅兒若雪
邪君霸寵:逆天七小姐/初六
溫世仁

荊軻與麗姬原是青梅竹馬,但麗姬的美貌驚動天下,讓秦王得知而下令通緝。麗姬被擄至秦宮後,方知懷有荊軻之子,只好委身秦宮……

誰主金枝
作者/陌上邪

永安九年,帝崩,四皇子梁元劭繼位大統,次年改年號為太初。太初元年二月,文武百官聯名上書,奏請新帝充盈後宮。新帝允,著七品以上的官家適齡女子入宮採選。

……

寒意退盡,春芽萌發,清晨的暖陽慵懶地在樹蔭間搖晃。上官璃從腰間摸出幾枚銅錢,微嘆了嘆口氣。那邊已經兩個月沒送月錢來了,若是再沒有銀子,娘親的藥可怎麼辦?

「璃兒……」

一聲輕喚傳來,上官璃當即挂起笑朝著屋裏應聲:「娘。」忍住鼻尖的酸意,她抬手捏了捏臉頰,讓笑意更自然幾分。隨即將銅錢別在腰間,朝著屋裏走去。

推開掉了漆的木門,便是一股潮濕味兒迎面撲來。上官璃被嗆得喉頭髮緊,唇邊揚起的弧度卻更甚。她走到榻邊,替榻上的婦人壓了壓被角,柔聲問道:「娘,可是餓了?我剛煮了粥,待會就能吃了。」

榻上的人便是上官璃的娘親李氏,李氏面色泛黃,一頭枯幹的髮隨意散開。她握住上官璃的手,無意間觸到那指腹上的薄繭,婦人濁黃的眸子裏暈開淚意:「孩子,都是娘對不住了你……」

璃兒本該是大家千金的命,若非她沒用,哪能讓璃兒吃這些苦頭。

上官璃輕笑著,頰邊梨渦微陷:「娘,想這些做什麼。趕緊養好身子最重要,我可饞娘親做的桂花糕了。」

李氏見女兒撒嬌,不禁顫著手指撫上上官璃的臉,不住頷首:「好,好,等娘好了,就給你做桂花糕吃。咳咳……咳咳……」說著,李氏疾聲咳了起來。

上官璃心疼地拍了拍李氏的背脊,又給她喂了些溫水,屋子裏的咳嗽聲才弱了下來。

「娘,您快躺下歇著。我去煎藥,喝下藥就好了。」

李氏苦笑著躺下:「吃了這麼久的藥也不見好,還浪費那嘮子錢做什麼……」

聞言,上官璃立即板起臉來:「娘,莫再說這些喪氣話,生了病就得吃藥,總是會治好的。」

直到哄著李氏睡下,上官璃才折身出了屋子,眼角卻是泛起了紅絲。

娘的精神愈發不好了,再這樣下去,她如何撐得過下一個冬天……

抬手壓了壓眼角,上官璃走進灶房,將最後剩下的一副藥倒入瓦罐,柴火漸漸燃起紅光,藥香緩緩滲了出來。

門外傳來輕淺的敲門聲,上官璃匆匆起身,卻不料蹲得太久,腳下生麻。那敲門聲倒也不急不躁,等了好一會子,上官璃才打開門來。

「璃兒姐姐,你可算開門了,我還以為你不在家呢……喏,這是蘇哥哥讓我送來的。」一名穿著碎花布衫的小姑娘將手中的竹籃遞來,瑩亮的眸子裏滿是歡喜。

上官璃揭開籃子一看,裏頭放著些肉食,下頭還墊著數十文錢。她唇邊的笑容頓住,手指亦是不自然地蜷起。

自從被那邊打發到這兒,四週的鄰里對她都頗為關照,有了好的吃食必定會送來一份兒。知曉娘親病重,也時常會送些銀錢來給她解急。可欠下的人情,她如何才能還得上……

小姑娘見上官璃不曾接下東西,忙將籃子塞在她手裏,嘟著嘴道:「這可是蘇哥哥交待的,我要是沒辦成,可得回去抄書呢……」

說著,小姑娘跳著跑開來。隔遠了幾步,她才轉過頭,指了指自己的鼻尖調笑道:「璃兒姐姐,炭灰可不好吃呢……」

「臭丫頭。」上官璃勾著眉眼笑罵著,心頭的重擔好似輕了輕。

……

本不想讓旁人來施捨,卻被逼得沒了辦法。她可以不要,但娘親等不得。上官璃將蘇知寒送來的銅錢數了又數,才揣在懷裏,戴上了幕籬出了門。

李氏最初不過是染了風寒,卻一直拖著未治,終是損了根基。後來寒入肺腑,加之心思鬱結,身子就越發撐不住了。以養病為名被送到了郊縣,母女倆的處境更難,她只得按照遊醫給的傷寒方子抓藥,吊著娘親的性命。

從藥鋪出來,幾輛官家制式的馬車匆匆而過,帶起了陣陣風塵。上官璃背過身朝著角落躲了躲,這些官家,還是離得遠些為好。

馬車轣轆聲淹沒在了街邊的叫賣聲下,抬眸看了眼暗沉下來的天色,上官璃一刻不敢耽擱,買了些腌果子便往家中折返。

順著長巷朝家中走去,卻見幾輛馬車停在家門前。再細細看去,竟然是先前在街上看見的官家馬車。

上官璃心中一寒,官家馬車,不好!娘親。手腕驟然失了力氣,托在掌中的紙包墜落到地上,包好的腌果子滾了一地……

「娘……娘……」上官璃高聲呼著,腳下裙裾生風,朝著屋裏跑去。

院子裏站滿了人,見她進來,皆是躬身一禮:「見過小姐。」

小姐?

上官璃嘲諷地揚起唇角,她可從來沒當自己是上官家的小姐。冷眼瞥過一眾下人,她抬步走入屋內。

「你回來了?」聽見動靜,一名身著青色長胯袍的男子迎了出來,上官璃抬眸看去,只見這中年男子負手而立,眼角收斂太過,生生顯出幾分陰沉來。

見了男子,上官璃不可謂不訝異,公務繁忙的上官大人,竟然會到這郊縣來……噙著若有似無的笑,將手中的藥放在一方椅子上,隨即對著他淡聲行禮道:「爹。」

不錯,眼前這男子正是太常寺卿上官謙,亦是她的親生父親。

「嗯。」上官謙見她舉止尚為規矩,滿意地頷了頷首。揚手將屋內的丫鬟都遣了出去,上官謙才擰眉坐下:「璃兒,若為父不曾記錯,你今年一十又五了吧?」

上官璃眸心一沉,暗自冷笑:這個爹爹向來不把她當一回事,病了餓了也是從不過問的。今日專程從京城趕來,關心起她的年紀,這是要替她許人家嗎……

不待上官璃回話,榻上的李氏忙撐起身子答道:「是啊是啊。」李氏一臉興奮地看向上官謙,她就知道上官謙不會這般狠心,璃兒好歹是他的骨肉啊……只要給璃兒安排一門好親事,那她下半輩子也就不必再吃苦了。

上官謙一臉漠然,斜眼看了看面容枯槁的李氏,眼中閃過一絲厭惡。他拂袖衝著上官璃道:「正好。你收拾收拾隨我回府,下月初入宮參選。」

「入宮?」上官璃秀眉一蹙,果然是做了打算的。她唇角斂開,冷聲道:「我不去。」

上官謙見她竟敢違逆,當即逼上前喝道:「你說什麼?」

抬眸對去,上官璃冷然道:「我不去。」

「璃兒,不得無禮。」好不容易見了轉機,李氏怎能容上官璃任性,她撐著身子便要下床,誰想腳下一虛便摔在了地上。

上官璃面上一慌,忙上前將李氏扶起。李氏扯了扯她的衣袖道:「璃兒,你聽你爹的話,他不會害你。入宮了總比跟著我受苦強啊……」

見李氏依舊對上官謙懷有希冀,上官璃滿腔氣惱,厲聲道:「娘,自小他可曾抱過我一次?你病了,他身為人夫,不但不心疼你,更是狠心將我們送到郊縣來……受苦?他是錦衣玉食,我們卻溫飽不能,這是拜誰所賜?現在想與皇家結親,便想接我回去。可笑,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……」

聞言,李氏沉默下來,許是這話勾起了她滿腔酸楚,隱隱的抽泣聲伴著眼淚而出。

上官謙當年一時荒唐才有了這母女倆兒,是以向來不待見她們,經這麼一鬧,更是厭惡至極。入宮還委屈了她嗎?哼,若非他膝下嫡親女兒年紀尚幼,哪會輪得到上官璃。

「夠了。你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。」上官謙輕哼著起身,走向床榻邊。他瞥了一眼李氏那蠟黃的臉:「看樣子,你娘撐不了多久了……」

稍許一頓,上官謙揚眉問道:「想救你娘嗎?」

娘親是她的軟肋,看著娘親受病痛折磨,上官璃如何心安?垂在衣袖下的手死死攥緊,她抿了抿毫無血色的唇。

將上官璃的神色看在眼裏,上官謙不禁露出點點笑意,他低低一笑:「只要你答允入宮,光耀我上官家的門楣,我便治好她。如何?」

「璃兒……」

李氏雖然愚鈍,卻不是傻子。看著上官謙拿自己與女兒做交易,她說不清心頭是何般滋味。都怪她,若非她當年一時糊塗,寧可做妾也要嫁給上官謙,如今哪會落得這般地步,還連累了璃兒……

「好,你治好娘的病,我便入宮。」過了良久,上官璃終是應了這一樁交易。回眸握住李氏的手,上官璃溫溫一笑。娘,只要你無病無傷,我願足矣。

母女倆本就沒什麼東西,隨意收拾了幾件衣物便登上了上官家的馬車。

馬蹄聲響,上官璃回身撩開竹色布簾,樸實的門扉,安寧的巷子統統都落在了身後,而前方,是她未知的茫然……

 

         
   
 
 
 
     
    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